苏兰

跟踪(6)

方兰生委委屈屈地看着百里屠苏,用眼神十分强力地控诉着,努力表达“都是你的错”、“都是你的锅”、“都是你的种”(哪里不对)……

百里屠苏一个不小心竟然同步了脑电波!他心里被方家小少爷幽怨的小眼神看得突突地跳,嘴上却是挺平淡:“若不是你唐突,我怎会如此?”

方兰生扪心一口血:“那你这个佳人到底告不告诉我你来琴川作甚?赶紧把我唐突佳人这个罪名落实了,也不废我白白被你扛那么几下。”

唐突佳人……

佳人……

人……

百里屠苏心不突突跳了,眉头开始抽,性子里脱俗的因素开始跳跃。他倾身向前,带给方兰生某种迫力:“我本就说了,无可奉告。倒是方公子一路穷追不舍,倒是像有什么企图。”

小少爷本来就坐...

跟踪(五)

百里屠苏一时激动把人光明正大从方府扛出来之后,后悔瞬间充满了他的心。

他紧了紧还箍着方兰生的手,好想把它砍了……这就是手贱么……

方兰生却不知百里屠苏是何种心理活动,他只觉得自己的腰都要被挤细一圈儿了。方小少爷何时被人这般待遇过,就算小时候调皮上蹿下跳,他二姐或者母亲,只是把他拎起来放膝头,然后……脱裤子……啪啪啪,咳,打屁股。

方兰生一急,又坏事了。他又抓住了百里屠苏狂躁的小辫子,一边扯还一边喊:“木头脸你放我下来!你放!我!下!来!”

“来”字抑扬顿挫,绕了好几个音才歇下。

百里屠苏表示他给方兰生的肺活量给跪了。

他把人给放到了一个及腰的石头护栏上,眼神四处瞅了瞅,才发现自己为...

嫁给我高考加分(3)

方兰生简直要给教务处跪了。

他作为一个走读生,每天过的都是回家吃饭,然后赶回来上晚自习,然后晚上9点30准时下课回家,骑着自己的单车。路上还可以看一下路灯下的风景。

虽然说下雨下雪天略忧愁,但是还是有些乐趣的。

但是,教务处不敢让学生单独下了晚自习回家了,为何?因为琴川最近貌似不怎么太平。

方兰生挠挠头,这么一个小镇子,有什么不太平的?想了半天,头上冒出一个灯泡。难道是之前陪老妈看新闻的时候听到的什么杀人犯……

方兰生抖了抖。

教务处给的规定是这样的,走读学生不得上晚自习,或住校或每天晚上家长接送。

方兰生作为一个向上的好孩子,怎么能忍!

于是……他去求了自己老爹想让老爹担当这...

少侠狂酷叼霸炫

百里屠苏在擦剑。

作为一个剑客,这是基本功。

奈何自己的焚寂实在是……品质卓然。他一直没找到把剑身上的血迹抹去的快感。

那可不,那可是焚寂啊!

古龙渊七凶剑之一,内含足以焚毁一切的邪火之力。

每次想要在方兰生面前摆个擦剑的pose,结果发现焚寂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好像刚才百里屠苏不是用它对怪物又砍又剁又戳又搅又……切割。

开玩笑,大侠在荒郊野外也是需要生存的好不好!

拿焚寂切个兔子怎么了?!

焚寂都没说什么,你们一个个幻灭的表情几个意思?

百里屠苏默默地顶着同队战友的怔然目光,慢搓搓的,把兔子内脏给挖了个干净。

跟踪(四)

方兰生习惯不早不晚起,没有他二姐这般早,也没有他二姐夫那般晚。

他起床的时间正好在他二姐吃了第一碟酱菜的第一口。

等方兰生去了厅里,方如沁已经端端正正在喝早茶了。

“怎起得这般晚?家里有客人不知道么?”

方兰生摸摸头,“二姐我错了。”这时候顶嘴是拧耳朵X2的惩罚啊……方兰生看了看他二姐夫的脸色。

方如沁脸色如常,放下筷子优雅地擦了擦嘴,示意他入座。“把少爷的饭菜端上来。”

方兰生默默埋头吃饭的时候,百里屠苏慢吞吞地来了,肩膀上挺着威风凛凛的阿翔。

方兰生端了个碗,呷了口粥,嘴里还嚼着一根小萝卜,“木头脸,吃饭。”

唰唰唰,三个眼刀,分别来自方如沁,方二姐夫,百里屠苏……肩膀上的阿翔。

“食不言寝不语食不言寝不语...

嫁给我高考加分(2)

也许是课堂上的气氛带动,还是百里屠苏本身性子里也掺着一些黑料,方兰生满脸通红同手同脚从讲台上下来的时候,百里屠苏在他坐下的那一瞬说了一句,“真可爱。”

方兰生觉得自己幻听了,或者是自己根本是听错了,他不可思议地看了百里屠苏一眼,说:“你刚才说什么?”

百里屠苏眨了眨眼,很淡定:“什么?”

方兰生确定自己是幻听了,一挥手:“没什么。”


良木不归沉碧海

【请自带避雷针】【00C二逼不解释】【送给烟草】

“是啊,当时我就是眼睁睁地看着他走,我只能看着他走。”

 ——BY 咬牙切齿的方兰生


方兰生告诉自己,百里屠苏是真真切切地死了,是的,死了。说一次,就好像能坚定一次,确凿一次。因为他不得不面对着坐在自己面前的百里屠苏开始自我催眠。

他紧张地看着百里屠苏,一边转着佛珠一边默默念金刚经。

佛祖啊,如果是妖魔鬼怪什么的,赶紧帮我赶走吧,变成木头脸的样子来祸害我简直是太可恶了!

百里屠苏默默地看着这一切,良久,说:“你很紧张。”

方兰生条件反射应了一句:“才不是!”

“那你为何一直攥着佛珠不撒手。”

“……”还不是怕你是妖魔鬼怪把我吃了!方兰生胸闷

骗子

方兰生其实想好了,等陪百里屠苏踏平这宫殿山,就回琴川。

他想了想,他要和他去哪里呢?

很多地方。

咕噜湾,祖洲,中皇山,青龙镇,雾灵山涧,江都,乌蒙灵谷,紫榕林。

如果可以,他还想去雷云之海,看看那片怒吼的雷之精灵是否记录了他们之前的踪迹。

如果可以,他还想去红叶湖,他想看看当初木头脸追着襄铃满山跑的地方。

如果可以,他还想去中皇山,上次的女娲神庙太匆忙没顾得看,他想近距离好好观察个几天。

百里屠苏呢,他当然点头同意了,带着些微的笑。

可是后来呢,方兰生一个人站在蒿里,紧紧盯着前面玄衫背影,看着他无实质的躯体在周围的荧光下互淡互显。

骗子,方兰生想,木头脸你这个大骗子。

嫁给我高考加分

百里屠苏踏进教室的那一刻感受到了强烈的目光注视。

简洁明了的红黑滚边T恤,同样风格的长裤,一双白球鞋,更别说那充满个性的长辫子。

方兰生拿起一支笔放在鼻子下,努着上嘴唇,把笔夹住,默默看着讲台上正在被介绍的百里屠苏,在感叹少数民族就是好看,还有漂亮的小羽毛坠饰头绳。

 在台下一片惊呼声中,方兰生轻轻的一句:“好像姑娘家……”瞬间湮没。

方兰生随意地又看过去,结果发现百里屠苏正盯着自己,眼神说不出的犀利。

心里咯噔一声,方兰生也说不明白自己是何种心态,立马心虚地拿起一本课本遮住脸。

喧闹声小了很多,应该是班主任制止了喧哗正在讲一些同学之间要相亲相爱啊互敬互助啊团结一致啊之类的教导,方兰生此刻心里都...

爱恨盘桓或踯躅,到头都轻如无物。

【纯属虚构】

【Every time that you look at me the air is filled with the love.】

        方兰生轻轻拂去肩上的雪花,再甩了甩头,把头顶的雪也弄了下来。出门一趟哪知冬天的琴川说下雪就下雪,没有带伞的他自然是被关照了。不知道怎的,方兰生没有急切的心思,慢悠悠地往方家走。并不是很冷,琴川的气候还是挺宜人的,虽近水却没有过多的寒气。

        但这日天气总是难测,春寒料峭乍...

下一页
©苏兰 | Powered by LOFTER